[探索之窗] 首 页 学术动态 热点争鸣 硕博论文 理论导航 新书评介 学习园地 教研论坛 关于我们

  二语习得科研辐射网 -> 理论导航 -> 期刊要览: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 SSLA 36 (3) [苏州大学评述]

您是本主题的第 1601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SSLA 36 (3) [苏州大学评述]
 guangwen (管理员)
 管理员
 帖数:1113
 注册:2006-1-1

 发表于 2015-3-14 23:10:11 资料 留言 编辑 引用 1F

精华主题 精华帖子
SSLA 36 (3) [苏州大学评述]

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2014年第3期)

(简介与评述,苏州大学)

《第二语言习得研究》 (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第36卷第3期共刊登文章7篇。本期文章简介如下:

1. 基频变化对二语词汇学习产生的效应:

声调语言与非声调语言为母语的学习者之间的对比研究

Joe Barcroft, Mitchell S. Sommers

本文以Sommers& Barcroft(2007)的研究假设——振幅和基频(F0)对于英语本族语者来说不具有语音相关性,因此不会对英语本族语者学习二语词汇产生帮助——为出发点,通过对比讲声调语言的成人(萨巴特克语-西班牙语双语者)和不讲声调语言的成人(有丰富英语知识的西班牙本族语者)当中F0变化效应,进一步验证该假设。作者认为,该实证研究对理论和教学都有一定的启示。理论上,它能够明确听者是如何适应不同索引特征的变化的,语言学习者怎样利用这些索引信息来帮助提取近期学习的词汇的,以及一语和二语习得中的变化效应是否有所不同。教学上,任何发音变化效应都能够指导教学实践,以促进一语和二语的学习。

作者首先做了相关文献回顾,即发音变化对以下四个方面的影响:1)一语言语加工,2)一语词汇记忆,3)二语语音对比学习,4)词汇学习。文献回顾总结到,在一语言语加工和二语词汇学习方面,学习L2西班牙语的英语本族语者中出现了有趣的现象:说话者、说话方式以及说话速率的变化都呈现一种形式的效应,而振幅和基频变化产生的却是另一种。同时,作者也解释了基频为什么只在有些语言(如声调语言)中才有对比。

实验要解决的具体研究问题包括:1)讲声调语言的学习者(萨巴特克语-西班牙语双语者)与不讲声调语言的学习者(西班牙语本族语者)相比,F0变化对他们二语(俄语)词汇的学习有什么样的效应?2)如果F0的变化产生了效应,这种效应是否是叠加的呢?即中度变化比没有变化的F0产生了更多的二语词汇学习,高度变化比没有变化以及中度变化产生更多的二语词汇学习?在接下来的实验中,18名萨巴特克语-西班牙语双语者和24名西班牙语本族语者对24个俄语词进行学习(词汇-图片),然后参加二语词汇的回忆测试,包括看图片产出俄语词汇,以及俄语词汇到一语词汇的翻译测试。然后研究者对对他们的测试结果进行评分。研究结果表明,F0变化程度增加会对讲声调的学习者学习二语词汇产生积极的作用,因为F0变化性对于这些萨巴特克语-西班牙语双语者来说是具有语音相关性的。因此,本文支持了Sommers& Barcroft(2007)的研究假设,并在该假设上作出了一定的扩展。(曾天娇)

2.错误改正和范文在儿童二语写作任务当中对报告注意情况和产出中的作用

Yvette Coyle, Julio Roca de Larios

在二语写作以及SLA写作中,讨论错误改正以及提供范例等反馈策略对写作影响的研究非常丰富。然而,至于哪种策略更优,这些研究并没有得到一致的结论。作者在本文中细化了研究问题,将儿童的二语水平、写作过程当中不同的认知过程作为探讨因素,对比两种反馈策略的效果。

该实证研究主要围绕以下几个问题展开:1)不同水平的EFL学习者在记叙文写作中会注意哪些不同的语言特征?2)不同水平的儿童在比较自己的文章和教师提供的错误改正反馈或范文的时候会注意哪些内容?3)学习者在写作阶段和比较阶段所报告的注意情况和他们修改后的文章有何联系?这种关系在何种程度上与他们的语言水平相关?4)不同反馈条件不同语言水平这两个层面上,儿童写作输出中语言可接受性和可理解性有哪些不同之处?

研究被试包括23组学习英语的儿童,实验之前根据他们的语言水平进行配对。作者采用的实验方法来自对Yarrow and Topping(2001)配对写作系统的改编,要求两个人为一组进行看图片的合作写作。写作过程中,一个人作为写作者,一个人记录下写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写作过程包括三个阶段:1)一边创作一边记录注意到的语言问题,2)对比自己的文章和老师提供的反馈(一半被试得到的是教师的错误改正反馈,另一半为范文),3)重写该故事作文。

实验结果表明,尽管儿童注意到了一些主要的词汇特征并融入到他们后期的产出当中,然而教师错误改正反馈相对范文提供来说,对于重写文本的语言可接受性和可理解性的促进效应更大。对比阶段,学习者在错误改正条件下报告了更多对语法的注意,并在重写阶段融入到写作中。作者总结到,两种反馈策略下学生注意的焦点不同,但对促进二语的写作都起到重要的作用。(曾天娇)

3. 西班牙语状语从句中虚拟语气和陈述语气理解的横向研究

Matthew Kanwit & Kimberly L. Geeslin

作为二语,西班牙语中的虚拟语气比其它结构吸引了研究者们更多的注意力。关于西班牙语中虚拟语气产出的研究众多,但是涉及虚拟语气理解的研究相对较少。本研究拟回答以下问题:

(1) 非本族语者(NNS)是否会将虚拟语气理解为尚未发生的动作,将陈述语气理解为习惯性的动作?他们的理解是否与自身的西班牙语水平相关?他们的理解是否与本族语者的理解存在差异?

(2)哪些语言因素和语言外因素能预测非本族语者对西班牙语语气的理解?这些因素是否和他们的语言水平有关?同样的因素是否能预测本族语者对西班牙语语气的理解?

97名被试来自同一所美国中西部大学,分为四组。前三组为从低到高不同西班牙语水平的二语者。其中第一组29名被试一语为英语,二语为西班牙语,他们参加第五学期的西班牙语言课程(选择第五学期是因为学生第四学期才学习与语气相关的知识),平均年龄19岁。第二组35名被试一语为英语,二语为西班牙语,他们参加400-level语言课程,平均年龄20.4岁。第三组被试为该校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系17名研究生,平均年龄25.8岁,他们讲授西班牙语课程,并且长时间在国外学习或生活。第四组被试包括16名西班牙本族语者,平均年龄32.6岁,分别来自墨西哥、阿根廷、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波多黎各等国家。

每名被试均需完成以下三项任务:1)语言背景问卷(5分钟);2)西班牙语水平测试(15分钟);3)西班牙语语气理解任务(20-25分钟)。

在完成所有的数据收集之后,利用SPSS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卡方分析和回归分析。语言水平考试成绩的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表明,四组被试的语言水平存在显著差异(F(3,93)=79.7, p<.001):第一组被试的成绩显著低于其他三组;第二组被试的成绩显著低于第三组和第四组;而第三组和第四组没有显著差异。在对虚拟语气的理解方面,被试对虚拟语气的理解随着二语水平的增加而增加,高水平二语者比低水平二语者能更好地理解虚拟语气,第三组非本族语被试甚至达到了本族语者的水平。就影响非本族语者对西班牙语虚拟语气理解的因素来说,动词的语气形式对第一组被试没有显著影响,但是对另外两组被试有显著影响。动词变位的规则与否(regularity)以及从句的位置都对第一组被试产生显著影响。但是对第二组被试,动词的语气形式开始起作用,副词对于被试的理解也起着重要的作用,而且被试的个体差异也对结果有影响。总体来说,随着被试西班牙语水平的提高,动词的语气形式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王锋)

4. 作为一语和二语的法语焦点结构加工:二语水平对ERP的影响

Robert V. Reichle & David Birdsong

英语一般通过重音(stress)或音高重音(pitch accent)来突出信息结构的焦点,而法语更多依赖于特殊的句法结构,如C’est ...que... (相当于英语的It is... that...分裂句结构),来突出信息结构的焦点。本研究运用事件相关电位(ERP)技术,以法语的特殊焦点结构C’est ...que...为语料来研究语言加工。研究的第一个目的是对Cowles(2003)提出的信息焦点加工假设进行验证,第二个目的是探索二语水平对信息焦点加工的影响。

作者首先对法语的焦点结构及一语和二语的ERP研究做了简单的综述,并对四种ERP效应,即N400、P600、左前额负波(left-anterior negativity)以及P3效应作了详细的介绍。研究对象分为两组:第一组包括12名成年法语一语者(其中男性5人,女性7人);第二组包括24名一语为英语的法语二语者(其中男性6人,女性18人),他们至少修完了四学期的大学法语课程。所有被试年龄都在18岁以上,右利手。

实验在美国一所公立大学的ERP实验室进行,所有被试都来自该大学或附近的法语社区。被试坐在隔音的隔间,距离电脑显示器大约1米。实验的刺激物为一些日常用品(例如锤子)。在实验开始之前进行了词汇预测,以确保二语者熟悉试验中出现的单词。正式实验开始后,一些日常用品的图片会显示在屏幕上,接着呈现的是与该物品有关的问题及回答,包括50个信息焦点句,50个对比焦点句和100个干扰项。被试根据回答内容作出选择并按下分别代表YES或NO的按键。实验一共由8个随机组块构成,每个组块包括25道题目。

脑电数据通过SynAmps硬件和Neuroscan 的Scan4.2软件包获得,然后对所得数据进行中线方差分析(midline ANOVAs)和横向方差分析(lateral ANOVAs)。以二语水平作为协变量(covariate)的分析结果表明,随着二语水平的提高,对比焦点的负波也会增加。进一步分析的结果显示,低水平二语者没有出现相应的主效应,而高水平二语者和本族语者都显示了主效应。这表明二语水平会对焦点结构加工的ERP产生影响。(王锋)

5.关键期假设研究中作为参照的本族语者使用

Sible Andringa

在关键期假设的研究中,本族语者通常被作为参照标准来衡量非本族语者是否达到了本族语者的语言水平。本文的目的之一是研究相关文献中本族语者的具体情况。文献回顾的结果表明,作为参照标准的本族语者(控制组)通常人数较少,受教育程度高,且具体背景信息未明确说明。

本文的另一个目的是研究作为参照对象的本族语者的选择如何影响非本族语者的表现。被试被分为两组,第一组为124名以荷兰语为母语的本族语者,其中女性85名,男性39名,年龄在19到40岁之间,平均年龄25岁。他们当中荷兰语水平较低者63人,学历本科以下;荷兰语水平较高者61人(27名学士,34名硕士)。第二组118名被试为非本族语者,其中男性38名,女性80名,年龄19到40岁,平均年龄29岁。根据欧洲语言共同框架的标准,这些非本族语者的荷兰语水平处于中级(B1)和高级(C2)之间。

所有被试按照固定顺序完成五项理解任务和一项词汇任务。其中理解任务包括:单词识别任务(word recognition)、语法加工(grammatical processing)、语义加工(semantic processing)、词汇监控(word monitoring)和自定步速听力(self-paced listening)。在排除无效样本之后,实验者将本族语者被试分为非代表性样本(NRS)和代表性样本(RS)两组,其中34名硕士学位水平的本族语者归入NRS组。至于代表性样本,实验者根据荷兰全国劳动者受教育程度的分布情况,挑选了58名本科水平以下的本族语者,从27名学士水平的本族语者中随机挑选了13名,从34名硕士水平的本族语者中随机挑选了7名,这正好与荷兰全国劳动者受教育程度的比例接近(硕士学历占9%,本科学历占18%,本科以下学历占73%)。实验者的假设是:如果以RS组为标准,更多的非本族语者将达到接近本族语者的水平。

单因素方差分析的结果显示,NRS组在四项准确性任务当中的平均分比RS组高,且达到显著程度;但是在速度任务当中,两个组之间的平均分差异并不显著,且RS组在单词识别任务中的速度比NRS组更快。随后,实验者利用方差分析和麦内玛检验(McNemar test)将非本族语者的表现与两种不同的标准进行了比较。结果表明,与参照NRS组标准相比,在参照RS组标准时,非本族语者达到本族语者水平的概率更高,且达到显著程度。本研究的结果表明,在关键期假设相关研究中,作为参照标准的本族语者的选择非常重要,应引起研究者更多的重视。(王锋)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1条记录
分页:« 1 »
转到  

粤语翻译学习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125000s,1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