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窗] 首 页 学术动态 热点争鸣 硕博论文 理论导航 新书评介 学习园地 教研论坛 关于我们

  二语习得科研辐射网 -> 理论导航 -> 话题探索 -> 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 -> 二语习得年龄研究

您是本主题的第 6271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二语习得年龄研究
 guangwen (管理员)
 管理员
 帖数:1113
 注册:2006-1-1

 发表于 2009-3-24 19:29:30 资料 留言 编辑 引用 1F

二语习得年龄研究

王初明

二语(含外语)学得好坏是否与学习的起始年龄有关?这是一个饶有兴趣的问题。研究者们为此做了大量的研究,至今仍无定论。尽管如此,年龄研究从未间断过,甚至成为当今二语习得领域的热点之一,原因在于语言学习年龄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其一,人们相信年龄的变化会带来包括大脑在内的生理变化,大脑若发生变化,语言习得能力也有可能发生变化;此外,大脑是个黑箱,里面发生什么很难看见,但是语言的使用却可观察到,因此,研究语言或语言习得跟年龄之间的关系有助于探索人类大脑认知之迷,是一项重要的基础理论研究工作。其二,从外语教学的角度看,弄清楚外语学习有无最佳年龄的问题,可为教育决策提供依据,学校可以选择最佳年龄段开设外语课。这是一个具有重要实践意义的课题,会带来重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本文试图综述语言习得年龄研究的主要发现和最新进展,看看我们在这方面能做些什么研究,同时也看看年龄研究对我们所关注的外语教学有些什么启发。

语言习得临界期的研究


二语习得年龄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探讨语言学习有无一个敏感期(sensitive period)或临界期(critical period, 有人译做关键期)的问题上。人们早已注意到,儿童习得母语既快又好,似乎也不怎么费劲。当今语言学主流派、以乔姆斯基为首的生成语法学, 研究的目标就是定位于解释为什么语言那么复杂而儿童却能在短短数年之内学会说话。乔氏认为儿童之所以有如此非凡的表现, 是因为大脑中存在一个内在的语言习得机制, 或称普遍语法,帮助儿童习得母语。在语言习得的生理性这点上,乔氏的观点与著名的语言习得临界期假设是一致的。这一假设由Lenneberg (1967)提出。他把儿童习得语言的优势归因于生理因素, 认为学习语言的最佳年龄是在2至青春发育期之前这段时间, 过了这个阶段,语言学习就会变得困难起来。值得注意的是,Lenneberg的临界期假设并不是针对二语习得提出来的,但在二语习得领域却引发了无数有关二语学习年龄的研究和争论,支持和反对的证据都有。

在二语习得领域里,支持临界期存在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是JohnsonNewport (1989)的实验。实验受试是母语为汉语和朝鲜语的美国移民,年龄介乎339岁,接触英语的时间为326年,平均为10年。一组英语本地人做实验对照。实验者采用276道语法判断题以口头方式测试受试的英语知识。后来Johnson (1992)又采用笔头方式开展实验。结果表明,7岁之前移居美国的受试,英语水平与本地人无显著差异;7岁之后移民的受试, 英语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呈下降趋势。实验者将7岁前后学习英语的差异归因于生理因素。值得注意的是,此项实验发现语言学习的衰退期始于7岁,而不是Lenneberg 所说的青春发育期。这说明临界期即使存在,始于何时却有争议。

进入90年代, 有关二语习得年龄研究的一些论文陆续发表在几家主要的语言国际权威杂志上,从不同的角度否定临界期的存在,代表了有关二语习得的最新动向。研究者们从Long (1990 ) 所说的一段话得到启发,“要否定临界期假设,最容易的方法莫过于找到这样的二语学习者,尽管在(语言学习)敏感期之后才开始学习第二语言,他们仍可毫不含糊地达到本地人说话的水平。”寻找此类受试而开展的实验,近来时有报道。下面介绍四项这样的研究。

Birdsong (1992)在美国的《语言》杂志上报道他的研究结果。受试是以英语为本族语的法语学习者。实验者让他们完成一些语法判断题。整体而言, 尽管年龄大一些的成人二语习得者比年龄小的学习者表现较差, 一些学习起步晚的成人,其语法判断能力却不亚于本地人的语言水平,表明临界期并未在这些人身上发生作用。

White & Genesee (1996)的实验是另一项反对临界期的研究。他们认为, 针对临界期假设的研究多半停留在研究学习者的语言行为上,只有研究学习者的深层语言能力才有意义。实验者采用语法判断和构造问句的方法, 挑选了44名英语水平较低的学习者和45名英语水平接近本地人的学习者做受试,检测他们对普遍语法的敏感性, 探讨普遍语法是否受临界期的影响,是否对成人学习第二语言还起作用。结果显示,水平接近本地人的受试与本地人无显著意义的区别。实验的结论是:成人在临界期之后学习第二语言仍可达到本地人的语言水平,普遍语法仍然发挥着作用。但是,实验者承认, 第二语言水平接近本地人的情况并不常见。

Bongaets 等人 (1997) 精心筛选出一组英语学习极其成功的荷兰人做受试,他们都是学外语的成年人。实验者请英语本地人给外语受试和一组英语本地人的英语发音打分,然后比较两组分值。结果表明,临界期之后学外语,发音达到本地人的水平是可能的。实验者分析原因时指出,强烈的学习动机是导致成功的原因之一。在极强的学习动力驱使之下,学习者会主动不断地接触英语本地人,获得大量的语言输入。不过,实验者指出,所挑选的受试都接受过发音训练,而在发音方面达到本地人水平的外语学习者不多。

Bialystok (1997) 引述两项小规模实验试图证明,生理因素不是影响二语习得的决定性因素,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二语与一语之间对应结构的差异。Bialystok认为,母语习得过程中所获得的语言知识对学习另一种语言产生重要的影响。两种语言之间的差别造成二语学习困难,这种困难对所有年龄段的学习者都存在,与学习第二语言的初始年龄无关。

从上面介绍的几项研究可以看出,临界期假设既得到支持,也遭到反对。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争议,原因之一很可能是临界期假设过于简单化和概括化,把复杂的语言习得过程视为一个整体。语言有不同的组成部分,包括语音、句法、语义等。各部分的习得难易程度不同,方式各异,加上母语背景有别,外部语言环境不一样,一个笼统和划一的二语习得临界期难以得到证实,存在的可能性不大,但这并不排除习得某些语言组成部分的敏感期(如语音)有存在的可能性。有研究表明(参阅Werker & Tees (1983), 1012 个月大的婴儿辨音能力已开始发生变化, 辨别那些不属于自己所在语言环境的语音能力已经开始衰退。这意味着,语音习得的临界期很早就出现了, 习得语言各组成部分的临界期有可能不遵循相同的时间表。此外,反对临界期假设的研究者们所采集的受试样本均为二语学习的佼佼者, 其第二语言水平十分接近或已达到本族语说话者的语言水平,不具普遍性。加上研究的语言现象只限于语言中的一个小样本,代表性不够。至今所获的证据尚不足以彻底推翻临界期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