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窗] 首 页 学术动态 热点争鸣 硕博论文 理论导航 新书评介 学习园地 教研论坛 关于我们

  二语习得科研辐射网 -> 新书评介 -> 国际新书 -> 《第二语言习得概论》(第三版)评介

您是本主题的第 9161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第二语言习得概论》(第三版)评介
 guangwen (管理员)
 管理员
 帖数:1115
 注册:2006-1-1

 发表于 2010-12-5 23:36:46 资料 留言 编辑 引用 1F

精华主题 精华帖子
《第二语言习得概论》(第三版)评介

张宏武

1. 全书内容框架

Gass & Selinker合著的第三版《第二语言习得概论》(2008)全书结构与前一版基本相同,共包括14章。第一章“引言”和第二章“相关学科”呈现了该学科的相关术语及其定义,强调二语习得研究的焦点是洞察和理解二语学习的过程,介绍了与二语习得的相关学科,包括儿童语言习得、遗产语言学习(heritage language learning)以及双语/多语的习得。第三章“二语/外语数据”着重介绍了二语习得研究数据的采集和分析方式。此后的章节才真正开始触及二语习得的问题。第四章“本族语作用的历史概览”、第五章“前期所学语言作用的新视角”介绍本族语在二语习得中的作用,主要涉及对比分析假说、偏误分析、迁移等概念。第六章“二语习得的形式学派”主要介绍Chomsky的普遍语法(UG)及其在理解二语习得中的中心作用,同时也指出普遍语法只能解释二语习得中的复杂现象的部分内容。第七章“类型和功能学派”介绍了语言普遍性(language universals)在二语习得中的作用,呈现了音位以及时/体系统习得的研究成果。第八章“中介语加工”从心理语言角度解释二语习得。第九章“语境中的中介语”讨论了社会及话语语境在二语习得中的作用。第十章“输入、互动和输出”着墨于输入、互动、输出的概念及其与二语习得的关系。第十一章“教学指导下的二语学习”讨论了教学对二语学习的影响。第十二章“在语言范畴之外”论述了影响二语习得的非语言因素。第十三章“词汇习得”重点介绍词汇在二语习得中的重要作用。结尾章节第十四章“二语习得的整合观”介绍了作者本人的二语习得模式:统觉输入à被理解输入à吸收à整合à输出的习得模式,诠释了统觉输入、吸收、整合等主要术语,并区分了统觉输入(apperceived input)与被理解输入(comprehended input)以及被理解输入与可理解输入(comprehensible input)等概念。

2. 简要评述

1) 新版《概论》展示了新的研究成果

《概论》时隔七年出版一次,迄今已经历14个年头。每一版都有新内容的诞生,历时地记录了该领域40多年来的沧桑变化和发展历程。第三版《概论》虽然在结构上与前一版相同,都包括14章,但在内容上却有很大变化。这些变化无不反映近十几年二语习得研究的新进展。例如,儿童语言习得问题历来是影响二语习得研究的重要源头领域,许多二语习得的问题都与儿童语言习得有关。然而,近年来,影响二语习得研究的学科远远不止儿童母语习得。新版《概论》就用了“Related Disciplines”(第二章)取代了上一版的“Child Language Acquisition”(第四章),在内容是上增添了颇为时尚的双语习得、第三语言/多语习得和遗产语言习得(heritage language acquisition)研究。双语的定义作者就列举了37种(pp. 27-28)之多;有关双语的多方位研究的文献综述也比较详尽。例如Kroll & Sunderman2003)从认知加工视角对二语学习者和双语学习者进行了对比研究;Edwards2006)从双语现象的渊源出发,认为“每个人都是双语者”,并强调“这是一个程度(degree)的问题”(p. 25);Bhatia2006)的研究表明,二语习得的最终结果就是把学习者变成了双语者。遗产语言习得是一个崭新的研究领域。作者指出“对把遗产语言学习者看做二语研究领域中的一个变项的认可是最近的事,遗产语言习得也是二语习得的一种形式,是双语现象的一种”(p. 23)。但是,遗产语言学习者通常不会变成双语使用者,因为遗产语言仅仅局限于家族内部,在外部社会环境中不使用。遗产语言习得研究必然会给二语习得研究注入新鲜的血液,提供新的研究视角。

普遍语法是二语习得研究中不可回避且颇具争议的问题。Chomsky认为,人脑的初始状态应该包括人类一切语言共同的特点(J. Greene, 1979)。新版《概论》(2008)专辟一章(第六章)集中从形式角度(formal perspective)对语言现象的习得进行讨论,主要介绍了普遍语法理论、普遍语法视角的迁移研究以及二语音位学研究。与前一版相比,令人耳目一新的是作者对通达普遍语法假说(access to UG hypothesis)中的五个初始状态观点(initial state positions)进行了全面翻新和梳理。除使用三个全新术语外,作者还把五个观点按照二语学习是以一语为出发点还是以普遍语法为出发点分为两类,脉络十分清楚,便于读者对理论知识的消化(见表1所示)。另外,作者区分了词汇语类(lexical category)和功能语类(functional category)两个概念,并把它们引入第二、三两个假说,即minimal trees hypothesis valueless features的界定中:前者认为一语中没有功能语类,它的出现只能依靠二语输入;后者认为功能语类和词汇语类皆来自一语,但这些特征的强度(strength)未能体现出来,其结果是特征强度出现在其他方面,比如词序(p. 167)。

————————————————————————————————————————

第二版 第三版

观点1full transfer/partial(or no) access full transfer/full access L1 as the base

观点2no transfer/full access minimal trees hypothesis

观点3full transfer/full access valueless features

观点4partial transfer/full access initial hypothesis of syntax UG as the base

观点5partial transfer/partial access full access(no transfer)

表1: 新旧两版对比:五个初始状态观点

二语习得与语言学的另一个交叉点是音位学。二语音位习得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要理解学习者如何学得一个全新的语音系统,就得考虑NLTL系统之间的语言差异以及音位学方面的普遍事实。为此,新版第六章“二语习得的形式视角”在前一版讨论音位难度层级(hierarchy of phonological difficulty)的基础上增加并详尽介绍了标记差异假说(markedness differential hypothesis)、共性/差异:言语学习模式(similarity/dissimilarityspeech learning model)以及颇为新颖的最理想化理论(optimality theory)和个体种系发生模式(ontogeny phylogeny model),大大丰富了二语习得理论,为SLA研究领域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课题和探索视角。

中介语一直是二语习得研究中的热门话题。二语发展实际上就是中介语的发展。该书集中讨论中介语的章节是第八、九两个章节,这两章分别从心理、社会角度讨论中介语的发展。心理学视角下的二语习得强调的是习得过程中的心理机制。与前两版相比,第三版对中介语加工的心理过程的描述在内容进行了大换血。第一版的笔墨主要抛洒在Krashen的监察模式(monitor model)及其批评之上(Gass & Selinker, 1994144-151),简单述及了竞争模式(competition model)、自动化与重构(automaticity and restructuring);第二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联通论(connectionism(Gass & Selinker, 2001:216-217)。第三版在内容上的变化幅度可谓全书之最。首先,作者引入颇为时尚的涌现论(emergentism),介绍了联通/涌现模式(connectionist/emergentist model)。二语习得的三个理论学派是结构主义、理性主义和建构主义,作者把联通/涌现模式定义在建构主义范畴之内,强调语言的运用。二语学习联通/涌现模式认为学习依靠的不是天生模块,而是规则提取。这些规则或型式(patterns)只有得到一次又一次的运用时才会被强化。作者引用频率解说(frequency accounts)来阐释规则提取的心理机制,即“人类对经验中的事件频率很敏感”(N. Ellis,2002)。从这个角度看,语言学习是一种范例学习,而不是规则的显性或隐性推导。语言知识的呈现方式是相互交织的范例和型式网络,而不是抽象规则。Larsen-Freeman1976)认为,发生频率(frequency of occurrence)是解释词素习得序列研究结果的主要决定因素。另一个大的动作是把输入加工(input processing)从前一版的第十一章(“教学环境下的二语习得”)搬到了新版的第八章,将之归于中介语加工的范畴,同时增加了VanPatten2007年两度出版的关于二语输入加工的原则和推论(Gass & Selinker, 2008238)。这两个大原则(意义为主原则和首名词原则)揭示了二语学习者意义加工先于形式加工的基本顺序,其组件原则更为详细地描写了学习者二语输入加工的基本特征。把input processing从教学章节移到中介语加工一章,实属合理之举,一是凸显了其在解释中介语加工意义为先之特征的强大作用,二是这样做以便把它和属于教学范畴的processing instruction区别开来。此外,该部分还介绍了四组二语知识的概念以及它们之间的区别:习得知识与学得知识、陈述知识和程序知识、内隐知识和外显知识、知识的表征和控制,并把它们归入知识类型(knowledge types)范畴,这种划分很有条理地汇总了二语知识表征的心理机制。有关二语知识之间的关系,作者介绍了经典的三分法:无接口、弱接口和强接口。另外,作者在新版中把心理语言构件也列入中介语加工范畴,阐述了注意(attention)、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和监控(monitoring)在二语加工中的重要性。“注意”已逐渐成为二语研究中最重要的要素之一,其中聚焦注意(focused attention)对句法的习得最为有利。

二语习得研究的一个发展趋势体现在由早期的心理语言视角到后期的社会语言视角的转变(Rod Ellis1994)。从社会文化视角研究二语习得成为近年来的一个热点,甚至出现了一个崭新的二语习得学派:社会认知学派(sociocognitive approach),强调外部社会环境中的各个互动因素在二语习得中的重要性(Atkinson,2002)。基于社会文化视角的二语习得研究的基本前提是,二语不是一个静态的心理现象,学习者产出的语言受到诸如社会地位、性别差异等社会外部因素的影响。除了讨论中介语变异(variation)、系统变异(systematic variation)、交际策略(communication strategies)和中介语语用学(interlanguage pragmatics)外,新版第九章“语境中的中介语”还增加了两个新内容:一是从变异视角看二语习得(variationist perspectives on SLA),作者引用了Preston2002)的最新研究成果来论述社会事实与语言形式之间的关系,语言形式之间的相互影响以及语言变化研究范畴内的变异位置(Gass & Selinker, 2008260)。二是从社会交互学派的新视角介绍了会话分析(conversational analysis)和社会文化理论(sociocultural theory)。从会话分析的框架来看,语言与社会、地方生态紧密相连,话语的语言编码对交互环境非常敏感。社会文化理论以Vygotsky的理论为基础,从全新视角观察语言与语言学习(Gass & Selinker, 2008283)。与前一版不同的是,新版介绍的全新的概念有调节调控论(mediation and regulation)、内化理论(internalization)和接近发展区理论(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调节调控论是社会文化理论的核心思想,其基本观点是,人类独特的高级认知功能是依靠人类文化建构的辅助工具的调节而发展起来的,语言是最基本的调节工具。内化理论是社会文化理论中的另一个主要概念。研究表明,内化,特别是个体话语的内化存在于二语发展中。个体话语的运用,表明了语言的内化过程,说明内化是语言发展的重要阶段,如果内化的个体话语在以后的使用中外话为社会话语,则表明学习者对语言的习得。最近发展区概念源于Vygotsky的文化发展遗传规律(genetic law of cultural development)(牛瑞英,2007)。在二语习得研究中,最近发展区理论已被用于研究师生改错和同伴合作学习等活动是如何促进语言学习的,发现最近发展区不仅存在于不同语言水平的合作者之间,也存在于相同语言水平的合作者之间,甚至低水平者可以为高水平者提供帮助。这些新的内容反映了二语习得研究的趋势,即二语习得研究越来越注重社会文化因素。正如作者所说,这些新内容从不同角度阐释了中介语发展的社会文化因素,揭示了人类认知与全语境(full context),即历史、社会、物质、文化之间的密切关系(p. 285)。

二语习得研究在理论上日益独立和成熟的标志曾经一度被认为是它与外语教学的分野。长期以来,二语习得被看作是自成一体的研究领域,其特点是学术性的,而不是教学性的。但是,新版《概论》把二语习得研究与语言教学的关系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从开篇第一章就论及二语习得与语言教学的关系,还专辟一个章节集中介绍教学环境下的二语学习(第十一章)。《概论》没有忽视教学在二语学习中的作用,肯定了教师的作用,强调了教学的重要性。与前一版不同的是,新版增加了加工教学(processing instruction)、输入加强(input enhancement)的新理念。由VanPatten及其同事提出的加工教学模式以注意形式为基本理念,通过教学干预来促使输入到吸收(intake),最终到输出的转变。加工教学模式的经典之处在于把教学干预的时间从传统语法教学的输出(output)之前提前到了吸收(intake)之前,其根本理念是帮助学习者改变理解和加工输入的方式(p. 373)。这可以说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因为传统教学只是做到了机械的输出操练,而加工教学模式中的教学干预是为了改变学习者的思维方式以建构全新的语言系统。输入加强是该章的另一个新概念。本章一个基本假说是,注意是输入加工的先决条件,输入加强的重要性就是注意的重要性。本章介绍了输入加强的两种基本方式:简单加强(simple enhancement)和综合加强(compound enhancement)。此外,还用大量篇幅详尽介绍了经典的可教/可学性假说(teachability/learnability)和关注形式(focus on form)教学。尽管语言教学得到如此广泛重视,但是作者在二语习得理论和语言教学的关系上依然保持理性的认识。她强调,这个章节并非“执教手册”;二语习得研究对成功的课堂教学实践所能做的贡献是,教师可以预见学生在教学环境下能学到什么、不能学到什么。

2) 新版《概论》关注语用问题的讨论

任何学科都在发展,二语习得也不例外。《概论》新版与第一版时隔十四年,在此期间,二语习得领域自身经历了迅速发展。研究者们对现有理论不断反思,新的理念和观点不断产生,这时候就需要一本记录该领域发展变化的理论专著。新版《概论》可以说担当了这一历史使命,并以全新视角纵览二语习得研究的新发展。与头版相比,新版《概论》令人耳目一新的是,该书从开篇第一章“概述”的第一节“二语习得研究”起就把语用问题摆到了第一位,例如,作者在谈论二语习得与语言教学(Language pedagogy)的关系时,就引用了中国导游在使用“Let’s go”和一个非本族语者对其本族语教授说出“I have a favor to ask you…… You need to write a recommendation for me”这样的话语时存在的语用问题(p. 4),直接指出了语言形式、意义和使用之间的接口问题。这说明二语习得研究已经开始注重语言的实际应用。二语习得的研究成果让我们进一步明白在语言学习过程中,规则记忆重要,语言使用更重要。四十多年来,二语习得研究以独立的、学术性学科自居,潜心研究语言的静态规则(static rules),出现语言能力和使用的脱节。事实上语言只有在使用中才能产生意义。有了意义才有形式可言,没有意义就没有形式,最终的习得是建立在意义基础上的句法形式的内化。当然,强调意义是有条件的,只有关注形式的情况下,强调意义才有价值。儿童母语习得如此,二语习得也如此。新版《概论》在这方面的思路非常清楚,作者把意义-形式-习得的关系概括为:语义理解是句法理解的先决条件,句法理解是习得的先决条件,但是前者并不能保证后者的发生,即语义理解只是句法理解的必要条件,但不能保证句法理解;句法理解是习得的必要条件,但不能保证习得的实现(p. 375)。理解不等于习得,这是本书一个非常鲜明的观点。克拉申一度认为,说是习得的结果,而不是原因(R. Ellis, 2000:49)。言语是不能直接教会的,而是自发“浮现”出来的,是通过可理解输入构建能力的结果。“言语自发浮现观”在输入和习得之间划了等号,显然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单靠输入不能解决问题,就要把输出考虑进来,输出有意义才能达到交际效果,意义依附语言形式。所以,要习得就要解决意义、形式和使用的关系问题。Larsen-Freeman(2007:38-40)在其著作《语言教学:从语法到语法技能》中也曾论述过语言三维度,即形式、意义和使用之间的相互关系,强调三者在交际中有着同等重要的作用。带着这些理论成果对多年来的二语教学进行反思,不难发现诸多棘手的问题,例如静态的、被动的语言知识向动态的、主动的语言知识的转化,语域(register)跨越问题,目标语言的语类再分(subcategorization)能力的习得等。这些问题都在新版《概论》中一一涉及。显而易见,新版《概论》把语用问题摆在二语习得研究的显著地位,勾勒出近年来二语习得研究的全新视角。解决二语习得中的语用问题也自然成了第二语言教学中的难点所在。动态的语法规则需要在一个多方因素互动的环境中习得,这一点作者在第十章“输入、互动和输出”与第十一章“教学指导下的语言学习”两个章节有详尽论述。规则记忆和以理解为导向的输入教学多半会导致规则脱离语境,其结果是大部分活生生的动态结构无法在语言输出中得到应用。话语靠情感和意义催生,语言学习是一个表达交际需要的过程,而规则记忆把学生的情感剥离开来。因此传统教学的顽症是:当学生记住二语规则时,他们很少考虑如何使用;当不得不表达思想时,则不知如何使用。

意义理解不等于句法理解,但它是句法理解的前提;句法理解不等于习得,但它是习得的前提。这个观点揭示了二语习得的真正过程,也恰好是二语学习的困难所在。真正的习得体现在语言的得体使用上,习得过程应该是形式-意义-使用的互动过程。沿着这个思路,新版《概论》先后在第九、第十和第十一章摄入中介语语用学(interlanguage pragmatics)、互动(interaction)、反馈(feedback)、语义到语法加工(meaning-based to grammar-based processing)、关注形式教学(focus on form)等重要概念,全方位地围绕语用问题来探讨二语习得内在、外部机制以及教学干预对习得产生的影响,这给我们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教学必将带来有益的启示。

3. 结语

纵观全书,新版《概论》试图从一个动态的、互动的习得视角来整合二语习得过程中的各个要素,以便读者理解习得过程的复杂性和复杂关系。总体来讲,该书内容充实,语料丰富,语言流畅,浅显易懂,对于本科生或者研究生都是很有价值的二语习得导论读本。正如Wisconsin-Madison大学英语语言学教授Richard Young所说,《概论》第三版对二语习得这个宽广领域做了最全面、最可信、最易懂的介绍(Gass & Selinker, 2008:i)。新版提供了较前一版更多的实证资料,每个章节后的思考题中又附有大量真实语料。这些思考题目大多经过精心挑选,其中许多题目为读者直接指明了具体的研究思路和方向,有些甚至还规定了研究方法,对有志于从事二语习得研究的读者提供了一个难能可贵的科研平台,是一本实用性很强的二语习得教科书。

注:本文全文发表于《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2010年第三期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1条记录
分页:« 1 »
转到  

粤语翻译学习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1.695313s,1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