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窗] 首 页 学术动态 热点争鸣 硕博论文 理论导航 新书评介 学习园地 教研论坛 关于我们

  二语习得科研辐射网 -> 学习园地 -> 课后交流 -> 国际期刊文章阅读报告(个人完成) -> 何嘉怡阅读报告:民族认同与二语学习

您是本主题的第 246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何嘉怡阅读报告:民族认同与二语学习
 guangwen (管理员)
 管理员
 帖数:1113
 注册:2006-1-1

 发表于 2016-4-20 23:02:10 资料 留言 编辑 引用 1F

何嘉怡阅读报告:民族认同与二语学习

英文标题:Ethnic Identity and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

作者: Trofimovich, P. .

刊物:The Annual Review of Applied Linguistics, 35, 234-252 (2015)

本文主要整合社会心理学和应用语言学这两个领域对认同(identity)和二语学习(second language learning)间关系的研究。作者在对民族认同(ethnic identity)下了定义和做了情景化处理后,回顾了最近的关于民族认同和二语学习的实证研究,特别是二语使用者的民族认同及二语使用的情况,最后为未来相关研究提出了建议。

第一部分:话题背景

从广义来说,民族认同是成员的主观经历(Ashmore, Deaux, & McLaughlin- Volpe, 2004),而如果放到二语学习和使用中的话,民族认同则为学习者原先的民族和一个或多个的目标语言群落。民族认同至少包含三种元素(Cameron, 2004; Leach et al., 2008):群体在个体的心中地位,与群体相联的积极情感,对群体的归属感。民族认同是认同研究的一个广泛领域,横跨众多学科。在二语学习领域,研究者关注的是个体的民族认同感与语言表现间的关系,或者语言实践如何塑造个体的民族认同。Wallace Lambert1967, 1980)等人为这方面的研究铺平了道路,他们发现语言学习跟个体间或群体间的接触有关,这增加了个体认同或群体认同的显著性。Lambert描述了民族认同和语言学习相互作用的几个模式。一种是同化(assimilation),即小群体的个体在习得大群体的语言之后,丢失了他们自身原本的语言和文化。另一种是集成(integration),即语言学习者在接受一门新的语言和文化时保留了他们自己的语言和文化,Lambert认为这种应该成为常态。虽然这些模式的划分比较简单,但是这些分类对于二语的民族认同研究很有用,特别是心理学和应用语言学对相关问题的研究(Nguyen & Benet-Martinez, 2013)。

为了区别于概念的和理论的民族认同,民族认同应进行情境化(contextualization)处理。构建多维的民族认同和情景化的民族认同可以由不同的理论框架来解释,如应用语言学有社会心理理论(e.g., Noels & Giles, 2009)和社会文化理论(e.g., Lantolf & Thorne, 2006)。虽然这两种理论看起来是相互冲突的,但它们均强调民族的复杂本质是一种社会的、认知的和文化的现象。语言与民族认同之间密不可分,种族群体认为语言是一种显著的认同符号(e.g., Northover & Nonnelly, 1996),如Labove1972)的经典实验,说话者可以通过操纵其言语模式来呈现某种特定的认同,以偏离他们原本的群体。每个人都带有口音,口音成了认同的象征,而口音容易让说话人遭到歧视或偏见(Mari Matsuda),口音对民族认同和二语学习间关系的考察有非凡意义。口音作为民族认同的显著标志也不足为奇,如头一年生活里对熟悉口音的偏好(Kinzler, Dupoux, & Spelke, 2007),非本族的口音为孩子和成人的看法和行动提供暗示(Girard, Floccia, &Goslin, 2008; Kinzler, Shutts, DeJesus, & Spelke, 2009; Rakic, Steffens, & Mummendey, 2011),口音还会与各种职业(stigma)和资料(profiling)相关。除了口音,还有很多其他语言因素与说话者的认同相连(e.g., Bailey, 2000; Lo, 1999; Rajadurai, 2007; Rampton, 2005; Reyes, 2005)。

在语言全部体式的运用方面和认同的构建方面,使用语言(包括二语)来投射一种民族认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复杂的认同和混合的认同通常体现在双语或多语的使用,这些认同的构建通常用来处理不利的情况,如经历歧视或争取移民和定居。民族认同可以通过语言揭示,可以被对话者和情境语言使用共同构建(Miller1999)。人的主体性能表征认同和语言间的关系,如说话者获取或拒绝需要的资源来推进他们的目标(Cervatiuc2009)。尤其显著的一点是,成功的二语使用者能创造一个混合的认同,该认同包括了他们的民族文化和目标文化(Norton & McKinney, 2011),这表明成功的学习经历可能与采用多语的认同和多文化的认同相关。

第二部分:作者的核心观点与主要论述

上文提到Lambert描述了民族认同和语言学习相互作用的两个模式——同化和集成。下面将对民族认同与学习者间关系的实证研究进行归类,大体可以分为三种,积极影响、消极影响和无影响。在积极影响中,二语学习者在习得二语时能保留其自身的群体认同,表明他们可以接收一种新的文化认同为二语学习的一部分(e.g., Henning-Lindblom & Liebkind, 2007; Noels & Clement, 1996; Noels, Pon, & Clement, 1996; Ellinger, 2000)。大体上,对自身民族的认同感越强,二语的语言成绩越高(Coupland, Bishop, Williams, Evans, & Garrett, 2005)。可能当说话者对他们自身的民族认同和二语社群都抱有积极的看法时,二语的学习是最有效率的(Gatbonton & Trofimovich, 2008; Polat & Schallert, 2013)。当然,这只是有助于学好二语某些方面,它并不是学好二语的必要条件(Kang & Kim, 2012; Michel, Titzmann, & Sillbereisen, 2012)。

有的研究表明民族认同对二语学习有消极影响。大体上来说,当二语学习者感受到外部对其民族的生命力造成威胁或有消极的态度时,他/她的二语表现会低于期望值(Paladino et al., 2009; Taylor, Meynard, & Rheault, 1977)。如果从二语群体里感知到消极的态度或非难也会导致二语使用者成为二语群体里的旁观者和更差的二语表现(Gluszek & Dovidio, 2010b; Gluszek Newheiser, & Dovidio, 2011; Moyer, 2007)。说话者关于社会政治观点的认同也会影响到二语的学习成效(Gatbonton & Trofimovich, 2008; Gatbonton & Trofimovich, & Segalowitz, 2011; Trofimovich, Turuseva, & Gatbonton, 2013),有的说话者为表对某政治理念的忠诚而不发展二语能力(Gatbonton, Trofimovich, & Magid, 2005)。除了二语表现导致的语言结果外,民族认同和二语学习间的消极联系还会导致相应的行为选择。语言偏好与移民停留或离开外国有关(Noels et al., 1996; Brenneman, Moris, & Israelian, 2007;Hojat, Foroughi, Mahmoudi, & Holakouee, 2010),但民族信念不总是与行为选择一致(Gatbonton et al., 2005; Goldberg & Noels, 2006)。

有的研究表明民族认同和二语表现间几乎没有关系,对二语群体认同的认同并不一定引起二语技能的提升(Diehl & Schnell, 2006)。另外,不是所有构建民族认同的元素都与二语发展相关,或者说并非在同等程度上相关(Gatbonton & Trofimovich, 2008; Gatbonton et al., 2011),说话者可能更看重民族认同中的某些元素,而不是全部。民族认同应该在特定的情境下考察(Trofimovich et al., 2013)。民族认同和二语学习间的关系可能比目前研究的还要复杂,可能与代间差异相关(e.g., Noels, Leavitt, & Clement, 2010),与说话者的性别相关(e.g., Polat & Mahalingappa, 2010),或者其他因素相关(e.g., McCrone & Bechhofer, 2008; van Tubergen & Kalmijn, 2005; Vedder & Virta, 2005)。这些元素均可以作为一个变量去检测民族认同和二语学习间的关系(Harzing, 2006; Pantos & Perkins, 2012)。但未来的研究要把情景中的不同因素分析得更加清楚。

不管认同与语言间有无影响,上述的三种关系都反映了两者的关系是有特定方向的,如从认同表达到二语学习或使用,或者由二语使用到认同表达。关于二语学习是如何塑造民族认同信念的,目前还不是很清楚。Ersanilli Koopmans2010)的实验支持了高的二语熟练度与高的二语群体认同度相关。HochmanDavidov2014)对认同与语言的关系做了双向的检测,结果显示二语的熟练度对二语群体认同度有很大的影响,相反,二语民族认同度对二语的熟练度的影响很弱。不过认同与语言间的关系可能是互惠的,语言使用者的民族认同和他们的二语发展也可以用马太效应来描述。经常使用二语的人,他/她的二语技能得到提升,从而增加他/她的二语文化经验,进而促使他/她更多地使用二语(Clement, 1980; Clement, Baker, & MacIntyre, 2003)。相反,二语技能差的学习者避免使用二语,可能会对二语群体产生消极情绪,这更加缩小了使用该二语的机会。不管民族认同和语言学习间是否有马太效应,但语言的使用确实为两者的关系提供了支撑(Gatbonton &Trofimovich, 2008;Gatbonton et al., 2011)。

认同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故二语研究的一个挑战是在一个可检测的理论框架下,把二语学习的社会维度和认知维度整合到民族认同里。一种理论是Atkinson2011)提出的社会认知方法,该方法认为语言发展时由脑、身体和世界间的动态互动所驱动的。人们的认知状态外显在行为和情绪上,嵌在特定的社会情境中。语言发展被看成学习者与社会认知的学习环境之间的适应和协同,具有渐进性和互动性。如二语学习者在跨文化的语境中与人交流时,可能会参杂一些话语,肢体语言,声音大笑和说话的速度(Atkinson, Churchill, Nishino, & Okada, 2007; Churchill, Okada, Nishino, & Atkinson, 2010)。另一种相应的理论框架是由de Bot, Lowie, & Verspoor2007)提出的动态系统理论。该理论认为语言学习是一个重复的过程,表现在个体内和个体间的差异。该过程发生在很多时间尺度里,有很多发展阶段。Van Geert, Steenbeekvan Dijk(2011) 用这个理论来解释社会调节学习者,包含了二语发展的社会和认知方面。动态系统理论把学习看成教师和学生的连续、动态的适应性行为,学习会影响到民族认同的信念,反过来也会受到民族认同信念的影响。除了以上提到的两种理论,还有交流意愿(willingness-to-communicate)理论,利用认知、社会和经验等因素来解释学习者融入二语交流的渴望程度(Macintyre, Clement, Dornyei, & Noels, 1998)。此外,还有Clement(1980)提出的社会情境(social context)模型,主要关注团体间的联系时的影响因素,如二语自信、竞争力和认同。

对于未来的研究,有一些研究路线是非常有前景的。其中一条是语言使用者的民族认同和职业认同是如何贯穿于不同的职业领域的,如Harrison2013)对澳大利亚的非本族社会工人的研究。还有一条是考察社会和经济弱的群体的语言复苏或丧失,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考察各种现象,如Peltier2010)对北美洲土著居民的研究。另外,还可以研究民族认同,语言使用,歧视与语言分析,该领域的研究具有极大的社会意义。

第三部分:最欣赏的10个语言亮点

l anchor points

Rising sea level itself tends to lift marine ice shelves that buttress land ice, unhinging them from anchor points.

l appear to be the hallmark of

Frequent and more severe episodes of depression appear to be the hallmark of rapid cycling.

l espouse

She ran away with him to Mexico and espoused the revolutionary cause.

l fall outside the scope of

The expansion of the hotel building falls outside the scope of the present discussion.

l is inseparable from

A sound mind is inseparable from a sound body.

l It comes as no surprise that

It came as no surprise that I got the first prize in the competition

l pioneering work

As a result of his pioneering work in the late 1930's, Earl Hines has been called the father of modern jazz piano.

l span

Bernstein's compositions spanned all aspects of music, from symphonies to musicals.

l speculate on

He did not speculate on who would get the prize.

l unravel

A young mother has flown to Iceland to unravel the mystery of her husband's disappearance.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1条记录
分页:« 1 »
转到  

粤语翻译学习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156250s,12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