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窗] 首 页 学术动态 热点争鸣 硕博论文 理论导航 新书评介 学习园地 教研论坛 关于我们

  二语习得科研辐射网 -> 学习园地 -> 课后交流 -> 国际期刊文章阅读报告(个人完成) -> 李婷(14级语言学)阅读报告:书面语篇中的身份问题

您是本主题的第 297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李婷(14级语言学)阅读报告:书面语篇中的身份问题
 guangwen (管理员)
 管理员
 帖数:1115
 注册:2006-1-1

 发表于 2016-4-20 23:08:40 资料 留言 编辑 引用 1F

李婷(14级语言学)阅读报告:书面语篇中的身份问题

文章标题:Identity in Written Discourse

文章出处:Annual Review of Applied Linguistics,35(2015), pp. 140-159

文章作者:Paul Kei Matsuda

本文主要对书面语篇(written discourse)中与作者身份(writer identity)认同相关的理论和研究问题进行综述。文章主要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是从历史的角度考查作者身份认同是从哪些方面被研究以及如何在教学中体现的;第二部分探讨作者身份认同的概念化过程;第三部分介绍了作者身份认同的三个主要研究方向以及这三者之间的变化;第四部分则是讨论了作者身份认同在学术写作和测试中的研究进展。

话题背景:

身份认同一直是书面语篇研究的重点,但相关研究动机和研究方向却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早期的书面语篇分析和语言教学当中,研究焦点主要集中在课堂学术写作教学的题材上面,帮助学生掌握本族语者的写作规范是其语用目的,身份认同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和语言多样性被广泛认可,个人与社会的变化已经成为写作中不可不考虑的重要因素,尽管这些变化对书面语篇,尤其是学术语篇,的影响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现代主义关于身份认同和语言的概念(modernist conceptions)受到广泛的批评更是为身份构建的多重性和动态性研究以及身份构建对学术语篇、专业语篇和科技语篇的影响的研究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

书面语篇的身份认同是一个复杂的现象,涉及到能够被描述衡量的经验主义事实(empirical reality)(比如:人口统计资料表明的事实、文本特征)和能够被人类感知的现象主义事实(phenomenological reality)(比如:社会构建)。为了更好地理解书面语篇中的身份认同,我们有必要将与语篇不相关的作者的身份定位(比如:人口统计信息)和通过语篇建构协商的身份(通过一些诸如ethos和voice的概念来构建身份)进行区分。虽然身份认同的这两种视角相互关联,但本文主要主要考查的是第二种视角。

来龙去脉: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亚里士多德的修辞概念“ethos”(精神气质)和“voice”(声音)概念在探讨书面语篇中的身份认同发挥了重要作用。首先是“ethos”,亚里士多德关于“ethos”的定义是是基于说话者话语中体现的明智(phronesis)、品德 (arete) 和友善(eunoia),与说话者的性格有关(Cherry,1988,p.253)。相关研究有:Connon(1990; Connor & Lauer, 1985, 1988)借用“ethos”的概念从文本语言学和修辞学角度研究作者身份认同;Beason (2001)考察书面语篇中的错误是否有利于企业家判断作者身份;Gross and Chesley (2012)探讨“ethos”在医学语篇中的作者身份构建发挥的作用。

其次是“voice”。“Voice”的概念在过去四十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起初,“voice”是相对于生理上能够识别个人的独一无二的嗓音的一种直觉的比喻性用法。因此,关于“voice”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个人写作素质,而这种素质通常被认为是真我(authentic self)的表达(Coles, 1988; Elbow, 1968; Macrorie, 1970; Stewart, 1969)。这种研究的潜在假设是作者身份存在于与语篇毫不相关的物质现实(material reality)当中,通过语篇映射显现。由此,把作者身份理解为映射自我(projected self)、诚信(honesty)和自我表征的准确性(the accuracy of self-representation)是有必要的。当然,很多老师和研究者认为,真我也是一篇好文章不可或缺的因素。在这个过程中,身份认同可以基于其缺失与否或是自我表征的真实性来进行讨论和测试。值得一提的是,尽管“voice”的早期拥护者不断发展完善该概念,承认“voice”的构建本质和多样性,其最初的定义仍然具有影响力(Jeffery 2011年在她的研究中记录了有些高中老师仍然会对学生作文表现出的真实的“voice”表示欣赏),大概是因为直觉的吸引力吧。

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对现代主义将“自我”(self)理解为单一的、连贯的、静态的概念的批评达到高潮 (Faigley, 1989; Hashimoto, 1987)。20世纪90年代后期,关于“voice”概念的个人主义假设(individualistic assumptions)在编写教材和教学实践中的问题渐渐突出 (Bowden, 1999; Harris, 1997; Ramanathan & Atkinson, 1999; Ramanathan & Kaplan, 1996)。Ramanathan and Kaplan (1996) 将“voice”

与西方个人主义意识形态联系在一起进行研究,认为美国写作课堂上盛行的个人主义“voice”对大多数学生来说很难理解,对于来自非美国文化背景的学生来说,难度更大。Ramanathan and Atkinson (1999)做了相似的后续研究。

如今,“voice”的概念在经过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因为这种变化是渐变性的、层级性的,也就形成了各种各样的“voice”的定义,连带着关于书面语篇的身份的定义也变成一件不容易完成的任务。Petri´c (2010) 在承认身份定义多样性的前提下,采访了欧洲中部一所大学的30位研究性别的硕士研究生发现,学生的观点各不相同,有的将“voice”定义为个人的声音,有的认为是作者的选择,也有的认为是其他各种“声音”的相互作用。Jeffery (2011) 运用有声思维方法(think-aloud-protocol method)采访19位美国中学老师发现,老师通常把学生的“声音”与一些诸如语气(tone)、用词(diction)、明确性(specificity)、句子结构、连贯性(coherence)、铺陈(development)等特征联系在一起,或将“声音”与“选择”(choices)、“控制”(control)、“命令”(command)和深思熟虑(deliberate)等表示作者意图(intentionality)的词联系在一起,认为对文章的强弱产生影响。

尽管“voice”的定义具有多样性,但作者发现当代文献中的定义具有趋同性(converging),而Ivaniˇc (1998) 则提供了一个全面实用的框架来理解书面语篇中的作者身份。作者身份包括四个方面:自传自我(autobiographical self)、语篇自我(discoursal self)、作者自我(self as author)和可能性自我(possibilities for self-hood )(p. 23)。前三个方面既不是完全零散也不是相互排斥,它们都受到“可能性自我”、社会身份选择(socially available identity options)和语篇资源的约束。在此基础上,Matsuda (2001)将书面语篇构建的身份或者说“voice”定义为语言使用者从不断变化的社会宝库有意的选取的语篇和非语篇特征共同作用的结果。该定义不仅承认了读者的作用,也承认了作者和文本的作用,是一种现象性概念(phenomenological concept)。它不仅解释了在创建社会意义的过程中不同文本特征的指示性(indexicality),而且使我们更清楚的观察到作者身份的各个方面(Bucholtz & Hall, 2005; Davila, 2012)。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并不需要囊括身份的所有方面进行研究。相反,单个分析上述成分更有利于理解它们在“声音”的构建和协商中发挥的作用。

确定“voice”的定义的同时也意味着,研究“voice”的视角也需确定。正如Prior (2001)指出,“voice”一般分为“个人声音”(individual voice)和“社会声音”(social voice)。但承认身份建构有时会导致盲目接受社会声音排斥个人声音(Britton, 1971) or referential (Kinneavy, 1980)。为了更加全面理解个人角度和社会角度之间复杂的关系,探讨作者身份的不同概念在认识论连续体(epistemological continuum)中的体现是有所裨益的(Matsuda, 2011; see also Tardy, 2012)。认识论连续体的两端分别是:平衡作者个人主义和能动性(agency)的主观个人角度和否认作者能动性的客观社会构建角度。

主要论述:

1. 个人角度。传统“voice”概念认为“voice”是个人特征独一无二的表达,Voloshinov(1973)将其称之为“个体主观主义”(individualistic subjectivism)。该种角度强调写作作为个人真实的表达最好是通过隐性学习而不是通过显性学习语言特征。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身份,只有作者自己才能发现,故身份是不可教的。由此,“voice”在这个角度下的定义是通过写私人话题文章和拒绝体裁惯例的限制获得的。极端情况下,甚至拒绝社会惯例的限制即使语言的使用需要社会惯例。个人角度可能会认为语篇组织是作者发现自己身份和意义的过程中有机产生的,却忽略结果语篇(resulting discourse)规律性(regularity)。对“voice”的测试也是基于个人意义(sense of individual)出现与否。“voice”的教学目标是获得语篇标记的状态,这种状态通常被认为是唯一的、原始的、真实的。诸如自传、回忆录和个人作文的创造性非小说语篇是其研究对象。

2. 社会构成角度(social-constructionist)。这种角度可能也可能不会承认个人声音的存在,主要专注于社会认可的或者是频繁出现的特征的研究---写作教学中语言使用和社会构成目标之间的功能性关系。Voloshinov (1973)将其称之为“抽象客观主义”(abstract objectivism),认为语言是现成的合乎标准的同一语言形式的稳定系统,是监控自治域(autonomous domain),是独立于意识形态与认知的密闭系统(as quoted in Prior, 2001, p. 59)。“voice”在这个角度下的定义是通过获得社会约束身份定位的手段来给出。体裁是其驱动力,个人差异是干扰项。对“voice”的测试则是基于标记性的变化或是不规则变化与否。“voice”的教学目标是获得非语篇标记的状态(通常被描述为“合适的”用法)。学术语篇和专业语篇是其主要研究对象。

3. 社会建构角度(social-constructivist)。这种角度位于认识论连续体的中间部分,认为“voice”具有个人与社会的本质,既相互建构又不可回避(Ivaniˇc, 1998;Matsuda, 2001; Prior, 2001)。换言之,所有的话语都依赖之前的话语提供语篇信息,并成为将来话语语篇信息的一部分。每一话语因唯一适用语境而独一无二。另一方面,该角度承认因时间和语境变化所带来的“voice”的变化,所以具有社会角度的特征。无论社会建构偏向个人角度还是社会角度,都会打破平衡,产生错误的分析结果。因此,有必要对个人、社会构成与社会建构进行区分。

一般来说,“社会构成”是社会学概念;“社会建构”是心理学概念。

‚社会构成认为能动性的源头是成功交际;社会建构认为能动性的源头不仅在于成功交际,还在于工具的使用。这就好比做实证研究,当我们采用前人的研究方法成功进行一项实证研究,就属于前者;如果我们在借鉴前人的研究方法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创新的部分可能会为后人借鉴,就属于后者。社会构成与社会建构角度下的“voice”都将社会惯例的形成纳入考虑范围;不同的是后者不仅注重社会习俗是如何产生,如何达到平衡,而且关注个人是怎样语用这些习俗工具。

ƒ身份或者“voice”的源头在三个角度看来都不一样。个人角度认为“voice”在于写作者;社会构成角度倾向认为“voice”存在于文本之中;社会建构角度认为“voice”能被感知的事实当中,这种事实来自于作者与读者之间通过文本媒介进行的交流。但究其本质而言,这三种角度只是研究“voice”的不同方向,如今针对这三者之间的研究已逐渐趋向平衡。

4. 身份在学术语篇中的探讨。在书面语篇中研究中,学术语篇一直是其研究焦点。但关于学术语篇中的身份研究却是从上世纪60年代的北美洲开始的,作者身份更不在应用语言学书面语篇研究对象之列。Roz Ivaniˇc (1998)在Writing and Identity中首次提出身份在学术语篇中发挥的作用。Ken Hyland (2000) 发表的Disciplinary Discourses 更是为学术语篇中社会身份研究开辟了道路。在《二语写作》期刊于2001年刊登了关于“voice”的问题之后,虽然反对研究学术语篇中“voice”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对“voice”的研究也因此如雨后春笋不断增多,范围也在不断扩大。

5. 身份在写作测试中的研究。在很多教育情境中,比如美国中学,身份,尤其是“voice”一直是写作测试中根深蒂固的规范之一(Matsuda & Jeffery, 2012);有的作为一个category成为独立的评估准则,有的则附属于其它诸如style之类的评估准则之中。但很多情况下,老师对“voice”的概念以及评估准则中的“voice”的概念都是处于上述三种角度的不断变化之中的。

最欣赏的10个语言亮点(用词、搭配、句型):

1. In other words, identity does not just reside in the text.

本句的亮点是“reside in”的使用。该词组在词典中的意义是“在于,由...引起”。初次看到这个词组很容易会认为是“reside”的比喻性用法,认为“text”就好像是一个房子,“身份”就居住在里面,让人眼前一亮。

自拟例句:The source of the problem resides in the fact that the currency is too strong.

2. One of the major strands of the study of identity in written discourse is rooted

in ancient rhetoric.

本句亮点是单词“strand”的使用。strand作名词时的一般用法是“(线、绳、金属线、毛发等的)股,缕”,还可引申为“(观点、计划、故事等的)部分,方面”。但引申的词义更为形象生动。

自拟例句:We heard every stand of political opinion.

3. In this conception of writer identity as projected self, honesty, or the accuracy of self-representation, was an important concern, and some writing teachers and researchers emphasized the presence of authentic self as the sine qua non of good writing (Coles & Vopat, 1985).

本句亮点是词组“sine qua non”的使用。“sine qua non”是拉丁词汇,意为“必要条件”。一直以来,拉丁词汇在学术论文写作中具有重要地位;掌握积累必要拉丁词汇是读懂学术论文尤其是国外期刊论文的必备条件之一。

自拟例句:Above all, very few of the findings have been replicated, the sine qua non of science.

4. By the late 1980s, the critique of modernist conceptions of self as singular, coherent, and static was already in full swing (Faigley, 1989; Hashimoto,1987), and the late 1990s saw another wave of publications that problematized the individualistic assumptions in the notion of voice as practiced in writing textbooks and instructional practices.

本句亮点有三个。第一个是词组“in full swing”。“swing”在该词组中做名词使用,本意为“(音乐)有强烈的节奏”,整个词组意为“having reached a very lively level”,恰好映衬了对现代主义自我概念的批评的逐渐白热化的动态过程。同时也应注意,单词在组合成词组后意义会发生变化。第二个亮点是句型“...see another wave of...”,改变句子主语,表现出更强的客观性。第三个亮点是“problemtize”的使用。“problematize”是名词“problem”的动词形式,虽然在实际应用中却很少见到,但一经使用则是整句话的点睛之笔。

自拟例句:

When we arrived the party was already in full swing.

Once that starts, we will see a wave of business closing up.

Air pollution problematized our breathing.

5. For example, my autobiographical self in writing this chapter involves, among other things, what I have read and heard about identity in written discourse, my disciplinary backgrounds in both applied linguistics and rhetoric and composition, my previous experience in presenting and discussing ideas about identity in writing, and my interest and experience in historiography.

本句的亮点是插入语“among other things”的使用。中国学生很容易被“句子越长越好”的错误观念引入歧途,导致一段话一逗到底的现象时常出现。插入语可避免句子头重脚轻,是避免次现象的一个有效的手段。

自拟例句:”What was wrong with the job?” “Well, the pay wasn’t good, among other things.”

6. The authorial identity also creates more room for negotiating discourse conventions, as readers are more willing to give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to the author if they believe that the author is an accomplished writer.

本句的亮点是词组”give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to“的使用。词典释义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假定某人说实话,假定某人没错”使。虽是词组,表达的却是一个从句的意思,使用起来,句子的结构更加清晰明了。

自拟例句:I won't make up my mind about people; I’m always trying to give them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7. This definition also accounts for the indexicality of various features of the text in creating social meaning (Bucholtz &Hall, 2005;Davila, 2012), thus putting into perspective feature-based definitions of various aspects of writer identity.

本句的亮点是词组“put into perspective”的使用。该词组意为“正确处理...”,与“perspective”本义相差较大,但贵在言简意赅,毫不拖沓。

自拟例句:Talking to others can often help to put your own problems into perspective.

8. Contemporary definitions of discursively constructed identity resonate with the dialogic and sociohistoric view of voice (Bakhtin, 1981; Prior, 2001; Voloshinov, 1973; Wertsch, 1991), as well as the notion of language as meaning making resources (Halliday, 1978).

本句亮点是词组“resonate with”,意为“与...产生共鸣,和...的想法/观念类似”。虽然大多数学生知道这个词组,但却很少在论文写作中学以致用。

自拟例句:These issues resonated with the voters.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1条记录
分页:« 1 »
转到  

粤语翻译学习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62500s,11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