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窗] 首 页 学术动态 热点争鸣 硕博论文 理论导航 新书评介 学习园地 教研论坛 关于我们

  二语习得科研辐射网 -> 学习园地 -> 课后交流 -> 国际期刊文章阅读报告(个人完成) -> 徐明明阅读报告:Reenvisioning Language Anxiety in the Globalized Classroom Through a Social Imaginary Lens

您是本主题的第 307 个阅读者
 贴子主题:徐明明阅读报告:Reenvisioning Language Anxiety in the Globalized Classroom Through a Social Imaginary Lens
 guangwen (管理员)
 管理员
 帖数:1115
 注册:2006-1-1

 发表于 2016-4-20 23:32:12 资料 留言 编辑 引用 1F

徐明明阅读报告:Reenvisioning Language Anxiety in the Globalized Classroom Through a Social Imaginary Lens

作者:Peter I. De Costa

期刊:Language Learning 65:3, September 2015, pp. 504-532

1. 背景介绍

在二语习得研究的发展过程中,学习者的情感因素长期没能得到应有的关注。Scovel在上世纪70年代末曾指出 “在二语习得领域中,对于情感因素所扮演的角色我们知之甚少”。与这种观点相呼应的则是Kramsch2009)提出的,他认为二语习得研究者过多关注语言习得过程,而忽视了“活生生的学习者个体”。然而这一情况在过去三十年中已取得了很大改观,二语习得过程中的情感因素,尤其是语言学习焦虑越来越受到关注,许多相关研究成果相继问世。这与相关学科,如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以及社会科学对于情绪的关注是相一致的。

对于学习者情感因素和情绪等概念,一些二语习得研究者提出了批判,他们认为这些高度抽象的象征性概念只存在于一个概念化的网络中。由于缺乏明确的理论基础,概念解释和研究方法,有关情感因素的研究面临“巨大的挑战”,甚至“耗尽了有限的解释能力”。这些不同的声音对于研究情感因素都是十分有价值的。面临这样的局面,作者首先明确了针对这些抽象概念很难提出统一的解释,因为这可能超出了我们目前的理解。作者继而转向重新构想语言焦虑并指出二语习得从过去的研究中受益很大。同时作者采用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从社会想象论的视角出发,试图拓宽这一领域现有理论的广度,也对Ortega2011)关于认识论多样性的呼吁做出回应。

2. 文献综述

外语学习焦虑对语言学习可能带来的干扰很早就引起学者、教师乃至学习者的关注和兴趣。早期的研究将学习焦虑定义为一种干扰习得、记忆保持和新语言产出的可测量的单独变量,这种干扰作用可能会促进或阻碍语言学习。近期的研究者将学习焦虑分为三种不同的类型:气质性焦虑,一次性焦虑,情景性焦虑。二语习得领域的研究主要聚焦于情景性焦虑。最近的研究还试图考查语言学习焦虑对于多语言使用者的影响。与单一语言使用者和双语使用者相比,多语言使用者的学习焦虑更低,对L2的模糊语容忍度更高。类似的研究还发现,将英语当做外语的多语言使用者,其英语熟练水平与学习焦虑成反比。对情景性焦虑研究的兴趣促使“外语课堂焦虑量表”的诞生,它逐渐成为测量语言学习焦虑的标准量表,并扩散到语言学习的其他方面(如读、写等)。此后的焦虑研究多是定量的,但一个显著的例外是GregersenHorwitz2002)的研究,他们通过定性研究发现焦虑程度高的学习者更倾向成为完美主义者。

学习焦虑作为外语教学与学习需要继续关注的问题,后续的研究需要将学习者所处的社会环境因素纳入研究范围。要考虑全球化和社会环境对于语言学习焦虑的影响,就要将学习者置于社会想象这一概念中。

批判性的社会科学关注情绪能够做什么,而非情绪是什么的问题,这就引起二语习得领域关注社会想象这一概念,Anderson1983)认为社会想象是某一社区内共同的理解方式、实践手段以及期望。Charles Taylor2004)进一步把它描述成“人们想象出来的他们社会存在的方式,人们如何相处,人们共同的期望以及期望背后深层次规范性概念和形象”。它兼具规范性维度和符号性维度。并且越来越广泛地用于应用语言学和社会科学领域。JacobsenAndersson2012)的研究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想象会逐渐固定下来,并对其构成主题产生影响。基于这个观点,作者将研究聚焦于“高级移民”(Designer Immigration)这个群体,通过引入社会想象的概念来重新构想英语学习者的语言焦虑。

3.核心观点与主要论述

作者采用了一个横跨整年的民族志个案研究,集中观测一位移民学生的语言学习焦虑,广泛的研究目的是调查(a)移民学生和所在学校的语言实践所体现的语言意识,(b)移民学生群体的话语定位,(c)话语定位和语言意识如何影响学生的语言学习轨迹。研究对象是五位来自新加坡周边亚洲国家的学生,她们获得新加坡政府提供的奖学金并进入一所英文授课的公立学校学习。定性研究数据包括观测结果、采访以及学生的书面作业和成绩报告等。本文采用CorbinStrauss的编码系统,通过开放编码进行各种数据的记录和分析,再通过主轴式和选择性编码对数据进行拆分,考查和概念化。在话语分析阶段采用与民族志的微观分析相关联的方法分析记录的对话和采访内容,然后借助Bakhtin1981)提出的文本互涉(intertextuality)概念,关注话语的再文本化(entextualization)。

作者认为,研究对象(Daphne)的语言焦虑主要来自广泛存在与新加坡社会以及公立学校的内力(structural force),这种焦虑通过与老师和学生的交谈体现出来。

新加坡社会出现的预测机制认为如果不能引进更多的高级人才,将会在国际竞争中失去竞争力,这种担忧通过媒体和当局的引导传递给整个社会。这就给来新加坡的高级移民学生构建了一个先入为主的学者型社会想象,即具有专注好学的品质,与新加坡本土学生更聪明,表现更好。这种观念反过来又在观察对象所在学校内外形成一种预测机制,无形中对这些学生在学习上要有更高的要求和更突出表现。学者型社会想象的力量限制了研究对象语言学习过程的输入和输出,由于要达到比普通学生更高的学习标准,个体的学习焦虑增加,自信心降低。社会想象形成了从学校老师到移民学生的共同期望,这样的环境导致学生经历一个复杂的再文本化过程(entextualization),她将同伴压力的概念去脉络化(decontextualize)后进行再脉络化(encontextualize),创造出一个与自己有相似经历的角色,社会想象对她的影响通过这种方式传达,学生也会将自己置于强势的社会想象影响下的脆弱的受害者。

本文关注社会想象概念下的语言学习焦虑,作者采取边缘性的视角,试图以此拓宽二语习得领域未来研究的广度。作者认为语言焦虑是以话语为基础建构起来的,不仅存在于学习者个体自身,同时还由语言课堂之外的系统性力量不均衡引发。学习者在社会想象下的学习焦虑不是静态的,而是随着与周围人的交际逐渐形成的。未来的研究可以关注优秀移民学生(如模范少数族裔青年)是如何应对学习焦虑,也应关注课堂交际以及学习焦虑的话语构建,采取对话分析(Conversation Analysis)结合批判民族志方法去解决不平等的问题。

4.语言亮点

1witness在句子“The last three decades have witnessed a notable growth in research on affect”中的含义为“是发生...的地点(或时间、组织等);见证”,为常用含义的引申义。

例句1Recent years have witnessed a growing social mobility. 近年来人们的社会流动性越来越大。

例句2The retail trade is witnessing a sharp fall in sales. 零售业的销售额在急剧下降。

2)echo有“重复,附和(想法或看法)”的含义,出现在句子“Kramsch’s lament echoes Scovel’s observation that...”中。

例句3This is a view echoed by many on the right of the party. 这是党内许多右翼分子都重复过的观点。

3)raise一词做动词除了常见的“提升;增加;筹募”等,在句子“Indeed, both Ortega and Pavlenko raise a valuable point in underscoring the apparent ambiguity surrounding affect research in SLA.”中还可以理解为“提及;提起(课题)”

例句4The book raises many important question. 这本书谈到了许多重要问题。

4)文中有一句关于动词“propose”的用法似乎不太常见。“I provide a brief review of research on foreign language anxiety before proposing an alternative approach to investigating language anxiety through a social imaginary lens.

现将动词“propose”相关句型总结如下:

to propose to do sth

to propose doing sth

to propose sth to sb

to propose sth to doing sth

(to propose sb to do/doing sth)

5)“long”除了做形容词和动词,还可做副词,含义是“at a time that is a long time before or after a particular time”,固定搭配为“long before/after sth,如文中出现的句子“…the possibility that anxiety interferes with language has long interested scholars…

例句5This all happened long before you were born.

6)文中出现了一个复合形容词“English-as-a-foreign-language”,将一个名词短语中的单词分别用“-”连接,形成一个新的形容词。这是英语复合形容词中的短句型复合形容词。

例句6There was a I-told-you-so air on his face. 他脸上显示出一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的神情。

7)我们习惯将“however”这类含有转折意义的词放在分句句首,而文中的句子“This is not to imply, however, that all language anxiety research…”则将“however”作为插入语摆在句子中间,句子的分布更平衡,值得注意。

例句7an extremely unpleasant disease which is, however, easy to treat

8be conceived of as sth/doing sth 被设想为

例句8Language may be conceived of as a process which arises from social interaction.

9)“bear”一词在句中作“具有”讲。“Thus, the social imaginary entails people’s expectations of each other and bear a normative dimension.

例句9The things she says bear little relation to what she actually does.

10alone in doing sth 惟一的

例句10Am I alone in recognizing that these two statistics have quite different implications?惟独我看出这两个统计有完全不同含意吗?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1条记录
分页:« 1 »
转到  

粤语翻译学习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2.140625s,12 queries.